宋·欧阳修《踏莎行》
来源: | 作者:宋·欧阳修 | 发布时间: 2018-10-03 | 217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候馆梅残,溪桥柳细。
草熏风暖摇征辔。
离愁渐远渐无穷,迢迢不断如春水。

寸寸柔肠,盈盈粉泪。
楼高莫近危阑倚。
平芜尽处是春山,行人更在春山外。

诗词君:客舍前的梅花已经凋谢了,溪桥边生出细柳轻垂,友人就要离开了,我的愁绪如那迢迢不断的春江水。

这首诗写离愁,在词人的描绘下,那深沉的离愁,便被婉转细腻地表现出来了,感人动情。